利雅得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沙特扛起反恐大旗,盟友却掉队了特稿 [复制链接]

1#
哪家白癜风医院权威 http://pf.39.net/bdfyy/

12月15日,沙特第二王储兼国防大臣默罕默德·本·萨勒曼凌晨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组建伊斯兰反恐军事联盟,联盟以沙特为首包含34个国家,联合行动中心设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协调和支持加入联盟的包括埃及、卡塔尔、阿联酋、土耳其、马来西亚和巴基斯坦等穆斯林人口比重较高国家的军事行动。而在问及联盟打击恐怖主义的目标时,二王储的回答很是含糊,仅仅表示要打击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埃及和阿富汗的恐怖分子,但是没有提及具体的行动安排。

疑问随之而来,不是已经有两个“联盟”在打击伊斯兰国了么,这个伊斯兰反恐联盟和美国、俄国的有什么区别?此外,同样由二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挂帅的另一个联军已经介入也门危机9个月了,到现在胡塞仍在、还炸死两位联军高级指挥官,此时沙特再次扛起了反恐大旗,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让我们从几个方面来分析一下。

成立伊始便陷“组团”乌龙是组织不力还是一厢情愿?

当全球媒体都在忙着对这个新兴的反恐联盟进行解读的当口,在关于联盟成员国的问题上却先闹了个乌龙。一直唯沙特之命是从的巴基斯坦否认加入了这个反恐联盟,更是夸张地表示是看到电视新闻才知道“被组了”,马来西亚和印尼也表示自己还没同意加入这个联盟。在成立伊始,关于联盟成员这个问题上闹这样的乌龙,让很多人看低了这个伊斯兰反恐联盟的未来,也从侧面折射出,沙特在组建联盟的问题上欠缺应有的沟通和计划。

其实站在沙特的角度不难理解,巴基斯坦、印尼、马来西亚这几个国家穆斯林数量众多,在过往受到沙特在宗教和经济上的支持也不少,如今“老大哥”要组个联盟,你做“小弟”的肯定得参加,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心态,可能沙特事先真的没有跟一些国家沟通过就公布其是反恐联盟的成员国。反观这些国家,要么如巴基斯坦自己都深陷恐怖主义泥潭,自救不暇何谈救人,要么像马来西亚这样国小势微,以往沙特的政治主张还可以跟着呐喊助威,一听说要真的出兵出钱,他们肯定是不会参加的。

从这几个国家的反应也不难看出,沙特组建的这个联盟成员虽然多达34个,但很多国家无法对反恐行动提供实质性的支持,再参照以往沙特“一人说了算”的作风,可以预见这个联盟将是组织松散、以少数几个国家为主力的集团,更多的国家则是“光说不练”“站脚助威”,联盟军队的战力与其浩大的声势并不匹配。有西方分析人士称,这个伊斯兰反恐联盟的成员国在所在区域利益不一降低了形成一致政策打击IS的能力,如果这些国家不愿意派出地面部队,就很难达到预期效果。同时,毛里塔尼亚、尼日尔、黎巴嫩、利比亚和科摩罗群岛等成员国“在境外开展军事打击的能力微乎其微”。

沙特宣布组建反恐联盟,响应者却不多

拉上风口浪尖的土耳其欲在叙问题上直接发声

除了闹乌龙的盟友,沙特还拉上了最近抢占国际新闻版面的土耳其,土俄交锋、土伊矛盾、帮着IS卖石油的传闻,土耳其在近几个月里可谓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此时沙特拉土耳其加入,同样是看中了土耳其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影响力,以及土耳其的军事实力。在反恐问题上,沙特一贯的原则就是首先要确保不把恐怖主义的祸水引到自家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则,此前沙特在叙利亚问题、伊拉克问题上的表态都没有什么影响力,只能拉上美国来增加影响力。此次有了土耳其的加入,沙特就有了底气对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局势进行军事干预,实施空袭加地面部队的立体式军事行动,同时为自己在叙利亚、伊拉克问题上的主张增添了实质性的影响力。这也是沙特方面一直期望的,在叙利亚、伊拉克问题上有沙特“自己的声音”,不必考虑盟友美国的态度。

从另一方面讲,沙特的邀请从一定程度上给土耳其解了围,尽管之前与俄罗斯和伊拉克政府交锋不断,但加入了联盟就有了更好的立足点,土耳其在政治上受到帮助之后,付出的只是本来就已经发动的军事行动,只不过是换了个名头。因此,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在联盟宣布成立后立刻表示了支持,他表示:“对于那些与恐怖主义奋战的人而言,最好的回应就是伊斯兰国家对恐怖主义发出一致的声音。”这样积极的态度在将来会转变成实质的军事行动支持,以沙特、土耳其为主的联盟军队也将毫无疑问地进一步加剧叙、伊两国的混乱局势,引发各方在政治上、军事上的进一步较力。

主打宗教牌用心良苦但仍需寻找共同点

尽管在结盟初期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从目前掌握的确切信息来看,沙特组建这个伊斯兰反恐联盟的背后有着对于目前世界局势的深度思考。在法国恐怖袭击之后,欧洲乃至全世界范围内都出现了反穆斯林浪潮,越来越多的声音把极端思想和伊斯兰教本身的教义联系起来,并且直指在全世界范围内资助穆斯林团体、兴建清真寺的沙特。在这个当口建立伊斯兰反恐联盟,首要目的就是把伊斯兰和恐怖主义区别开,避免继续产生“伊斯兰教就是极端思想”“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这样的思想。此举可以说对于全世界范围内的穆斯林意义重大,尤其是对于在欧洲日益尖锐的宗教矛盾中寻找夹缝生存的欧洲移民穆斯林,很多IS成员都是这样的人,他们生于欧洲,从小就一直面对着自身信仰与周围环境的冲突,周围人对于伊斯兰教的误解和对穆斯林的敌视令他们烦恼困惑,也使其中一部分人萌生了极端思想。伊斯兰反恐联盟如果可以在世界反恐阵营中占据一席之地,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欧洲对于穆斯林移民的敌视,也可以避免造就更多在苦闷中萌生极端思想的年轻人。

沙特大打宗教牌让穆斯林国家十分买账,但这个伊斯兰反恐联盟在国际反恐阵营中的地位仍然尴尬。首先,美、俄两国已经分别组织了反恐联盟,美国领导一众国家声势浩大,俄罗斯打击IS力度空前,虽然这两个反恐联盟核心利益不同,但为了反恐大局仍可以寻找共同点,比如在阿萨德去留问题上,美国国务卿克里的表态从前几年的“阿萨德必须下台”变成了“各方应积极寻找政治解决途径”,可以看出,俄美也在用寻找“交集”的方式来谋求合作。但这样的方式并不适用在沙特组建的伊斯兰反恐联盟上,因为把阿萨德赶下台是沙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核心诉求,这一点无法让步。那么可以预见在未来,三个联盟将围绕“什么是我们的共同点”来进行磋商。在刚结束的记者会上,普京称这个伊斯兰反恐联盟不具有反俄性质,但他仍无法直接说出双方的契合点是什么。可以说,沙特在未来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踩进俄美的“交集圈”里,让自己的反恐行动获得国际社会的支持。

美媒唱衰前景或沦为政治筹码?

虽然沙特与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都保持着极为良好的盟友关系,美国以往对于沙特在国际事务中的尝试也都是大力支持的,但在成立伊斯兰反恐联盟这个问题上,美国政府以及主流媒体都没有给沙特面子。美国白宫发言人JoshEarnest表示,在打击伊斯兰国事务上,该联盟不会替代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相比发言人的话中有话,美国媒体的表态更为直接,美国媒体争相报道了巴基斯坦对加入反恐联盟不知情的新闻,并以此为论据,唱衰这个反恐联盟的未来,称其成员众多,从一开始就失去了成功的可能。更有部分英美媒体将此次组建反恐联盟评价为沙特为自己在国际政治舞台准备的政治筹码,有媒体指出,从海湾合作委员会到阿拉伯国家联盟,沙特主导的国家团体仍停留在阿拉伯世界这个舞台上,而沙特想谋求更大舞台时总是因缺乏政治资本而失败。年10月18日,沙特驻联合国代表宣布沙特将拒绝担任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指责安理会在巴以冲突、叙利亚问题以及中东地区无核化进程中无所作为。评论指出,沙特的表态并非是真的想放弃这个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而是“负气”式的反应,体现了沙特对于更大平台以及更大国际影响力的诉求。

从目前看来,上述英美媒体的论调存在一定的合理性,但即使是作为政治筹码,也需要让伊斯兰反恐联盟先在国际反恐阵营中站稳脚跟。在也门战事未完的情况下再次扛起反恐大旗,沙特不仅仅是想争当中东海湾地区的霸主,更是想在国际舞台谋求更大的空间。建立了伊斯兰反恐联盟这个第一步已经走完了,接下来沙特需要仔细思考的是——反什么恐?怎么反恐?对于这些问题,国际社会需要一个完整系统的解答,而答案如何也将决定未来几年,沙特扛着反恐大旗的路是否平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