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雅得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美国与沙特峰回路转天下观点 [复制链接]

1#
北京白癜风的费用 https://jbk.39.net/yiyuanfengcai/tsyl_bjzkbdfyy/

4月21日,奥巴马任期内最后一次进行对沙特的访问,并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领导人举行峰会,而美国和沙特的关系近年来也不复上世纪末之亲密。BruceRiedel这篇文章发布于奥巴马访问之旅开始一周前,对美国和沙特的关系以及可能进行合作的领域与议题进行了讨论与展望。

由于在以色列、伊朗、民主化等议题上的差异不断加深,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两国之间的关系自年以来随之趋向冷淡。奥巴马总统对沙特的访问将会有助于弥合差异并强调利益,然而,两国关系不会因此举而重回蜜月期。

美国和沙特的同盟关系可以追溯至年当时的两位沙特王储费萨尔(Faysal)和哈立德(Khalid)应当时的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DelanoRoosevelt)之邀访问美国时。两位年轻的王储答应接受美国的军事援助,并且以给予美国石油公司进入沙特的优先权作为回报。这一协定在年的情人节正式达成。尽管双方在巴勒斯坦未来的问题上有较大分歧,但是美国总统和沙特国王的合作依旧愉快。

接下来的60年中,两国关系充满了波折起伏,但双方关系依旧稳固。费萨尔曾因尼克松(RichardNixon)总统在“十月战争”时期支持以色列而诉诸石油禁运,然而在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关系缓和后又推动沙特与美国的合作。哈立德与卡特(JimmyCarter)总统合作应对苏联在阿富汗的扩张。法赫德(Fahd)国王支持老布什(GeorgeH.W.Bush)总统打击伊拉克并支持科威特。上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美国与沙特的合作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密程度。

然而,随着年克林顿(BillClinton)总统未能成功推动叙利亚-以色列和谈以及巴勒斯坦-以色列和谈,美国和沙特关系开始产生变数。阿卜杜拉(Abdullah)王储认为克林顿在促使以色列进行领土让步时不够强硬,当时的沙特人认为年叙利亚方面的协议已经足够成熟来解决使大马士革方面离开伊朗的问题,孤立真主党(Hezbollah)并且为巴勒斯坦方面的协议做好了铺垫。

由于国王法赫德的健康状况不佳,阿卜杜拉是当时事实上的摄政者。在年巴勒斯坦针对以色列的第二次对抗中小布什(GeorgeW.Bush)总统在选择站在以色列总理沙龙(ArielSharon)一边使得阿卜杜拉十分失望,他在与美国时任国务卿鲍威尔(ColinPowell)在巴黎会面时指责小布什总统是战争罪的共谋者,拒绝与小布什会面并在布什父子邀请下仍拒绝访问华盛顿。直到小布什总统为巴勒斯坦国呼吁时阿卜杜拉的不满才稍有平息,不过私下仍对小布什总统的诚意有所怀疑。

“9·11”事件使得两国关系恶化。美国询问为什么15名沙特人参与袭击并且为什么奥萨马·本·拉登(OsamabinLaden)憎恨美国。基地组织的意识形态源于沙特的瓦哈比派(Wahhabi)的框架中。沙特拒绝承认存在基地组织直到自己遭受恐怖袭击,自此利雅得方面开始采取行动。

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沙特无法理解为什么小布什会在“9·11”事件之后对伊拉克开战。沙特很乐意萨达姆(SaddamHussein)下台,但是沙特希望萨达姆的继任者是一位温顺的逊尼派将军而非通过多数选举出的什叶派领导人。沙特是绝对意义上的君主政体,而民主的有效运转在阿拉伯世界中将构成对君主政体的严重威胁。

更糟糕的是,巴格达的选举由什叶派掌控,这几乎等同于将伊拉克纳入伊朗的影响范围。阿卜杜拉对小布什在这一问题上的失当表示震惊,这也是沙特今天的困扰的源头之一。

奥巴马在年首次访问中东时就访问了利雅得,尽管与阿卜杜拉国王的会面并不是特别顺利,但是奥巴马承诺推动处理巴勒斯坦问题。接下来,沙特相信奥巴马对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BenjaminNetanyahu)进行了让步,这使得沙特又一次失望。

在奥巴马任期内发生的阿拉伯之春使得美国和沙特关系更为糟糕。沙特不希望美国放弃旧盟友,对沙特而言,埃及的民主甚至比伊拉克的民主威胁更大。如果埃及都可以成为一个近似于民主的国家,那么为什么沙特不行?这对沙特君主制的存在构成了挑战。

阿卜杜拉国王是一位相当谨慎并且厌恶风险的国家领袖,但是其继任者萨勒曼国王则更为大胆并进取。萨勒曼国王刚刚结束对开罗的访问并且许诺了数十亿美元的援助与投资项目以及建设横跨蒂朗海峡连接两国的跨海大桥。瓦哈比派也向萨勒曼国王施压使其在处理与伊朗有关宗教层面的争端的一系列问题上更为强硬。

尽管客观上存在分歧与差异,但是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没有破裂,他们仍然需要和对方的互相合作,并且双方还有很多共同利益以及足够的共识。奥巴马已经出售给沙特价值亿美元的武器装备,双方都决心共同对抗伊斯兰国以及基地组织。本·纳伊夫(binNayef)王储也是一位在安全层面上的良好合作者。两国应当在打击基地组织方面加强合作,目前,基地组织在也门战争背景下蔓延开来。

华盛顿和利雅得同样需要在遏制伊朗在海湾国家的颠覆活动方面加强合作,伊朗支持的颠覆活动是不容忽视的风险。在叙利亚议题上的合作也应当提上日程,沙特认为应该为巴沙尔·阿萨德(BasharAssad)的辞职订立一个清晰的承诺而且叙利亚内战只有在阿萨德辞职后才能平息下来。

推动也门和平的议题应该得到优先处理。华盛顿是利雅得在这一议题上的紧密伙伴,也门的战争已经耗费了沙特数十亿美元,并且在也门和沙特边界上造成了违反人道主义的影响。沙特副王储默罕默德·本·萨勒曼(MuhammedbinSalman)称已经到了用政治手段解决问题的时候,此言不虚。

默罕默德·本·萨勒曼还表示,沙特希望美国在这一议题上更多而不是更少地参与和介入。也门是美国和沙特推动联合行动的适宜之地,事实上,华盛顿和利雅得在限制德黑兰方面在萨那方面的影响最小化上有着共同利益。

沙特阿拉伯正处于权力代际交替时期,这是对绝对君主制的巨大挑战,长期低迷的油价使得情况更加复杂。奥巴马搁置分歧并致力于巩固美国和沙特关系的举动无疑是正确的。在目前形势扑朔迷离的中东,沙特阿拉伯依旧是关键棋手。

作者:BruceRiedel

Director,TheIntelligenceProject

SeniorFellow,ForeignPolicy,CenterforMiddleEastPolicy,Centerfor21stCenturySecurityandIntelligence

文章来源:BrookingsInstitution

翻译整理:李晨阳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